此外,杜聰明蛇毒中提取要素製成麻醉劑/鎮痛劑


[1],讓人不至因嗎啡過量而上癮;他且自木瓜葉的成分中煉製專治痢疾/赤痢病


[1]的藥物,嘉惠許多病患,也發表多篇論文,在藥理及毒物學的領域上,成績斐然,可謂國際知名的「毒蛇專家」。杜聰明的研究團隊不僅成為毒物研究的專家,對於臺灣特有的熱帶醫學研究也是不遺餘力。以蛇毒為例,研究團隊歸納出專屬的治療方法、血清,甚至也將蛇毒的成分作為藥品的材料(例如:鎮痛劑)。

在杜聰明的引領下,許多優秀的臺灣人也加入這樣的研究行列,其中一位弟子便是曾經和杜聰明投身於鴉片研究、最終卻以研究蛇毒的論文獲得京都大學博士學位的邱賢添[2]。他(杜聰明)發現神經毒的蛇毒可以麻痺中樞神經之痛覺,和醫界常用的鎮定劑嗎啡相似;而麻痺末梢神經痛覺又類似古柯鹼之效用,病患的痛處都能局部或全部消除,效果持久又不會上癮,在藥理及毒物學上取得極大成就,是國際學界難得的「毒蛇專家」。而中藥則因受限於時代政治背景,沒能太大推展。

參考資料[編輯 | 編輯原始碼]

除非另有註明,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-BY-SA授權條款。